<rp id="ppxze"><object id="ppxze"><blockquote id="ppxze"></blockquote></object></rp><rp id="ppxze"></rp>

<em id="ppxze"><ruby id="ppxze"></ruby></em><tbody id="ppxze"></tbody>

    <em id="ppxze"></em>

    <em id="ppxze"></em>

    凱發

    重慶渝??毓桑瘓F)有限責任公司
    當前位置: 首頁  > 文化園地 >

    摘枇杷

    發布時間:2021-05-21 16:35:34


        細雨茸茸濕楝花,南風樹樹熟枇杷。
        又到枇杷成熟時。
        前些年,老家退耕還林,挨著的一個村種了漫山遍野的枇杷樹,因為緊挨著鄉村公路,若四月末、五月初駕車回老家,透過車窗放眼望去,你能看到那一片片的枇杷林掛著金黃色的枇杷,隨風搖曳時,仿若耀眼的陽光灑在那碧色的的海面上,很是能飽人眼福,而公路兩側每間隔數米就有果農擺攤賣枇杷,那枇杷都是一大早果農才從樹上摘下的,一個個皮黃肉厚的枇杷十分新鮮,這時,掏出人民幣就能飽人口???。
        無論是吃枇杷還是摘枇杷,我都不陌生。小時候,老家屋后的土里長著一株枇杷樹。那棵枇杷樹的枝干長得很直,枝葉也很茂密,由于那時還小,個子自然也不高,想要摘下枇杷一飽口福,還真的費一番勁兒。人之所以能爬上食物鏈頂端,那一定是有緣由的。當人饑腸轆轆或者是面對美食時,腦子就能飛速旋轉,想方設法都能把那食物放進自己嘴里。小個子面對較高的枇杷樹,想要摘得枇杷,那就得另辟蹊徑——用竹竿敲打。但這個辦法也有一定的缺陷,那就是掉落下來的枇杷可能被敲爛,或者被摔爛,很是影響這口美食的觀感。
        隨著年歲的增長,個子長高的同時,手臂也更有勁兒了。到了枇杷成熟的季節,卷起衣袖,雙手握著樹干,就往上爬。人長大的同時,枇杷樹也跟著在成長,它的幾根主要的枝干也像那摘枇杷的小人兒的手臂一樣,逐漸粗壯。爬上枇杷樹,兩只腳分開站在兩根樹枝上,一只手扶著樹,另一只手在目光所及之處,就指哪打哪了。這個時候還要克服一個問題,那就是枇杷葉上比較硬還長著絨毛,那毛若是接觸到皮膚,會讓人感覺好癢,特別是臉部、脖子這些地方,有時還未享口福,就得先“享受”枇杷葉的撫慰,那滋味可不好受,但也得忍著,誰叫你貪吃呢,有得就得有舍嘛。
         在枇杷樹上, 你若忍得了枇杷葉的“攻擊”,“舍得一身剮”,那就可暢游枇杷樹,嘗得枇杷甜咯。記得那時還小,體重也小,身體靈活,在枇杷樹上好似一只頑皮的猴子。先用目光收集重點目標——個兒大皮黃的枇杷,看準后下手,若目標在枝頭,試著在站到樹枝能承受自己體重的位置,要是還摘不到,就將枝丫往胸前拉,然后將摘得的枇杷放入隨身攜帶的籃筐里。有的枇杷看上去挺大個兒的,拉攏摘下一看,朝上那部分果肉早已被小年啄去,這鳥有時也跟人一樣精,知道往大個兒的挑。那時的枇杷比現在的小很多,果肉少,但皮兒更黃,肉更甜,我們那兒叫土枇杷。
        下樹后,將最大的果挑出來帶回家留給母親,然后坐在樹下背靠著樹干先飽飽口福,享受勞動成果?,F在,那棵枇杷樹早已不在,但回想起來,兒時枇杷的味道的還始終刻在舌尖上。

    當前位置 :  首頁  /   文化園地 >

    摘枇杷

    來源于:辦公室 王凡   2021-05-21 16:34:34
        細雨茸茸濕楝花,南風樹樹熟枇杷。
        又到枇杷成熟時。
        前些年,老家退耕還林,挨著的一個村種了漫山遍野的枇杷樹,因為緊挨著鄉村公路,若四月末、五月初駕車回老家,透過車窗放眼望去,你能看到那一片片的枇杷林掛著金黃色的枇杷,隨風搖曳時,仿若耀眼的陽光灑在那碧色的的海面上,很是能飽人眼福,而公路兩側每間隔數米就有果農擺攤賣枇杷,那枇杷都是一大早果農才從樹上摘下的,一個個皮黃肉厚的枇杷十分新鮮,這時,掏出人民幣就能飽人口???。
        無論是吃枇杷還是摘枇杷,我都不陌生。小時候,老家屋后的土里長著一株枇杷樹。那棵枇杷樹的枝干長得很直,枝葉也很茂密,由于那時還小,個子自然也不高,想要摘下枇杷一飽口福,還真的費一番勁兒。人之所以能爬上食物鏈頂端,那一定是有緣由的。當人饑腸轆轆或者是面對美食時,腦子就能飛速旋轉,想方設法都能把那食物放進自己嘴里。小個子面對較高的枇杷樹,想要摘得枇杷,那就得另辟蹊徑——用竹竿敲打。但這個辦法也有一定的缺陷,那就是掉落下來的枇杷可能被敲爛,或者被摔爛,很是影響這口美食的觀感。
        隨著年歲的增長,個子長高的同時,手臂也更有勁兒了。到了枇杷成熟的季節,卷起衣袖,雙手握著樹干,就往上爬。人長大的同時,枇杷樹也跟著在成長,它的幾根主要的枝干也像那摘枇杷的小人兒的手臂一樣,逐漸粗壯。爬上枇杷樹,兩只腳分開站在兩根樹枝上,一只手扶著樹,另一只手在目光所及之處,就指哪打哪了。這個時候還要克服一個問題,那就是枇杷葉上比較硬還長著絨毛,那毛若是接觸到皮膚,會讓人感覺好癢,特別是臉部、脖子這些地方,有時還未享口福,就得先“享受”枇杷葉的撫慰,那滋味可不好受,但也得忍著,誰叫你貪吃呢,有得就得有舍嘛。
         在枇杷樹上, 你若忍得了枇杷葉的“攻擊”,“舍得一身剮”,那就可暢游枇杷樹,嘗得枇杷甜咯。記得那時還小,體重也小,身體靈活,在枇杷樹上好似一只頑皮的猴子。先用目光收集重點目標——個兒大皮黃的枇杷,看準后下手,若目標在枝頭,試著在站到樹枝能承受自己體重的位置,要是還摘不到,就將枝丫往胸前拉,然后將摘得的枇杷放入隨身攜帶的籃筐里。有的枇杷看上去挺大個兒的,拉攏摘下一看,朝上那部分果肉早已被小年啄去,這鳥有時也跟人一樣精,知道往大個兒的挑。那時的枇杷比現在的小很多,果肉少,但皮兒更黃,肉更甜,我們那兒叫土枇杷。
        下樹后,將最大的果挑出來帶回家留給母親,然后坐在樹下背靠著樹干先飽飽口福,享受勞動成果?,F在,那棵枇杷樹早已不在,但回想起來,兒時枇杷的味道的還始終刻在舌尖上。

    網站首頁 |  走進渝海 |  新聞中心 |  黨建之聲 |  文化園地 |  聯系我們

    電話:023-63775956 傳真:023-63775956 重慶市渝中區棉花街十八號 郵箱:400011

    渝ICP備17007360號-1

    渝公網安備 50010302002935號

    国产精品免费久久久,日产欧美国产日韩精品,无码不卡高清毛片免费,亚洲国产午夜一区二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