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rp id="ppxze"><object id="ppxze"><blockquote id="ppxze"></blockquote></object></rp><rp id="ppxze"></rp>

<em id="ppxze"><ruby id="ppxze"></ruby></em><tbody id="ppxze"></tbody>

    <em id="ppxze"></em>

    <em id="ppxze"></em>

    凱發

    重慶渝??毓桑瘓F)有限責任公司
    當前位置: 首頁  > 文化園地 >

    走近汪老

    發布時間:2021-05-21 16:42:22


           如果你要問我中國最會吃的人是誰,那我指定答不出來,但你若問我中國最會吃的作家是誰,那著名作家汪曾祺先生那必定是之一。
          汪老被譽為“抒情的人道主義者,中國最后一個純粹的文人,中國最后一個士大夫。”從這些形容詞、名詞上看,會讓人以為汪老是一位博學多識、文學造詣十分深厚,外加一點高高在上的典型文學大家,然而事實是博學多識、文學造詣深厚、文學大家,這些標簽都適用于他,但透過他的文學作品,特別是散文,才能更加全面地看到一個真實的汪曾祺、一個十分接地氣的有趣的老頭兒。
           汪老一生所經歷的轟轟烈烈的大事可謂多矣,啟蒙救亡、奪取政權、反右斗爭、“文革”、改革開放等等。一生經歷過這些轟轟烈烈,內心早已歸于平靜、從容,所以晚年時期的汪老不追求題旨的玄奧深奇,著力寫一些日常生活中常見的小事兒,平淡質樸,娓娓道來,如話家常。偶爾在文中添加一點幽默詼諧,使讀者在閱讀他的作品時,能打心眼兒里感覺到親切。特別是他在散文中寫吃的,讓人閱讀時仿佛他筆下描寫的食物正在你嘴里,慢慢嚼細細品,確有一番滋味。
           按現在的話說,汪老是一位“吃貨”,是一位會吃、會做、會寫的典型“吃貨”。
          汪老有多會吃?以他的散文集《人間草木》中輯一“一蔬一果”為例,這一輯全寫的蔬果,其中一篇《昆明的果品》就介紹了汪老在昆明期間所吃過的梨、石榴、桃、楊梅、木瓜、地瓜、胡蘿卜、核桃糖、糖炒栗子。在寫北方的“火把梨”時,汪老這樣描述到:“這種梨如果掛在樹上,太陽一照,就更像是一個一個點著的小火把了?;鸢牙嫖兜肋h不如寶珠梨,——酸!但是如果走長路,帶幾個在身上,到中途休憩時,嚼上兩個,是很能’殺渴’的。”短短數語,汪老就把火把梨的形、色、味畫在了讀者的腦海中,邊閱讀邊聯想,口中不知覺地快速分泌著唾液,立刻體驗到了“望梅止渴”的具體內涵。很多時候,汪老在描述他在某地吃過的一種食物時,往往還會引入自己在其他地方吃過的同一類食物,讓兩者,甚至是幾者進行比較,讓讀者在腦海中呈現出對該食物最為直觀的感受。
           你想,通過簡短數語,能把食物寫得如此傳神的,除了能寫,那得多會吃?因為正是吃出了體會、吃出了比較、吃出了智慧,才能把簡單常見的食物寫得讓人想要一嘗為快!
            如前文提到的,汪老身上還有的一個標簽——有趣。一個有趣的老頭兒,我想這是很多喜歡汪老的“粉絲”對他最親切質樸的贊美吧。汪老有多有趣呢?他的散文語句有簡短、平實、流暢的特點,當你正在感受散文的行云流水時,冷不丁遇到汪老在文中某一處加入的幾句俏皮話,或者是簡短寫一下與主題相關的笑話,頓時惹得你忍俊不禁。例如他在《逐臭》這篇散文中寫長沙火宮殿的臭豆腐,寫到尋味找臭豆腐時,突然一句“‘快了,快到了,聞到臭味了嘛!’到了眼前,是一個公共廁所!”本來正在一本正經介紹食物,一下來個十分具有反差的笑話,不僅沒有影響食欲,反倒是讓人頓感有趣。
          我想,一個有趣的“吃貨”老頭兒,是在體驗了多少五位摻雜的人生后,沉淀出的從容、自在所練就出來的,或是老頭兒本身就是性格所致。無論是哪一種,反正有這么一個老頭兒,肯定是讀者之福!

    當前位置 :  首頁  /   文化園地 >

    走近汪老

    來源于:辦公室 王凡   2021-05-21 16:41:36
           如果你要問我中國最會吃的人是誰,那我指定答不出來,但你若問我中國最會吃的作家是誰,那著名作家汪曾祺先生那必定是之一。
          汪老被譽為“抒情的人道主義者,中國最后一個純粹的文人,中國最后一個士大夫。”從這些形容詞、名詞上看,會讓人以為汪老是一位博學多識、文學造詣十分深厚,外加一點高高在上的典型文學大家,然而事實是博學多識、文學造詣深厚、文學大家,這些標簽都適用于他,但透過他的文學作品,特別是散文,才能更加全面地看到一個真實的汪曾祺、一個十分接地氣的有趣的老頭兒。
           汪老一生所經歷的轟轟烈烈的大事可謂多矣,啟蒙救亡、奪取政權、反右斗爭、“文革”、改革開放等等。一生經歷過這些轟轟烈烈,內心早已歸于平靜、從容,所以晚年時期的汪老不追求題旨的玄奧深奇,著力寫一些日常生活中常見的小事兒,平淡質樸,娓娓道來,如話家常。偶爾在文中添加一點幽默詼諧,使讀者在閱讀他的作品時,能打心眼兒里感覺到親切。特別是他在散文中寫吃的,讓人閱讀時仿佛他筆下描寫的食物正在你嘴里,慢慢嚼細細品,確有一番滋味。
           按現在的話說,汪老是一位“吃貨”,是一位會吃、會做、會寫的典型“吃貨”。
          汪老有多會吃?以他的散文集《人間草木》中輯一“一蔬一果”為例,這一輯全寫的蔬果,其中一篇《昆明的果品》就介紹了汪老在昆明期間所吃過的梨、石榴、桃、楊梅、木瓜、地瓜、胡蘿卜、核桃糖、糖炒栗子。在寫北方的“火把梨”時,汪老這樣描述到:“這種梨如果掛在樹上,太陽一照,就更像是一個一個點著的小火把了?;鸢牙嫖兜肋h不如寶珠梨,——酸!但是如果走長路,帶幾個在身上,到中途休憩時,嚼上兩個,是很能’殺渴’的。”短短數語,汪老就把火把梨的形、色、味畫在了讀者的腦海中,邊閱讀邊聯想,口中不知覺地快速分泌著唾液,立刻體驗到了“望梅止渴”的具體內涵。很多時候,汪老在描述他在某地吃過的一種食物時,往往還會引入自己在其他地方吃過的同一類食物,讓兩者,甚至是幾者進行比較,讓讀者在腦海中呈現出對該食物最為直觀的感受。
           你想,通過簡短數語,能把食物寫得如此傳神的,除了能寫,那得多會吃?因為正是吃出了體會、吃出了比較、吃出了智慧,才能把簡單常見的食物寫得讓人想要一嘗為快!
            如前文提到的,汪老身上還有的一個標簽——有趣。一個有趣的老頭兒,我想這是很多喜歡汪老的“粉絲”對他最親切質樸的贊美吧。汪老有多有趣呢?他的散文語句有簡短、平實、流暢的特點,當你正在感受散文的行云流水時,冷不丁遇到汪老在文中某一處加入的幾句俏皮話,或者是簡短寫一下與主題相關的笑話,頓時惹得你忍俊不禁。例如他在《逐臭》這篇散文中寫長沙火宮殿的臭豆腐,寫到尋味找臭豆腐時,突然一句“‘快了,快到了,聞到臭味了嘛!’到了眼前,是一個公共廁所!”本來正在一本正經介紹食物,一下來個十分具有反差的笑話,不僅沒有影響食欲,反倒是讓人頓感有趣。
          我想,一個有趣的“吃貨”老頭兒,是在體驗了多少五位摻雜的人生后,沉淀出的從容、自在所練就出來的,或是老頭兒本身就是性格所致。無論是哪一種,反正有這么一個老頭兒,肯定是讀者之福!

    網站首頁 |  走進渝海 |  新聞中心 |  黨建之聲 |  文化園地 |  聯系我們

    電話:023-63775956 傳真:023-63775956 重慶市渝中區棉花街十八號 郵箱:400011

    渝ICP備17007360號-1

    渝公網安備 50010302002935號

    国产精品免费久久久,日产欧美国产日韩精品,无码不卡高清毛片免费,亚洲国产午夜一区二区